女作家慶山推新作《表演》、《花謝》

2017-09-08 14:26:00來源:北京晚報作者:陳夢溪

  原標題:“安妮寶貝”改了名字不改神秘  

  以網名安妮寶貝而聞名的女作家慶山,最近推出兩篇新小說《表演》《花謝》,收錄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春宴》《眠空》插圖珍藏版中。

  在故宮西華門西華書房讀者見面上,慶山特意要求讀者和媒體別拍照,其他的現場照片也不允許發出,只有親臨現場的讀者才能見到這位名氣大卻異常低調的作家穿著依然樸素,表情淡然,眼神平靜,大多數時間是嚴肅的,少見她的笑容。據了解,《春宴》一書已售出電影版權,這是《七月與安生》在銀幕上成功之後,她的小說再度進軍大電影。

  近些年,改名爲“慶山”的安妮寶貝在微博上透露的點點滴滴,人們知道她結了婚,有了一位女兒。她剪了發,去了歐洲旅行,收到了好友從南方寄來的繡球花。然而,她又是遊離于大衆的,幾乎很少出現在媒體與公衆面前,互聯網上的近照是她提供給出版社的照片,再翻閱,便是十幾年前的舊照了。

  從1995年在電腦上敲下第一個字,並取下一個女童式的網名“安妮寶貝”開始,慶山的寫作至今已逾20年。在這20年的時間裏,她從浙江甯波的一位銀行職員,到離職前往上海做雜志編輯,後又辭職成爲專職作家,慶山一直活躍在大衆視野,可是又隱匿在大衆視野之外,同時保持著幾乎一年一本書出版的節奏。

  慶山聊了她十歲大的女兒,她認爲女兒逐漸長大後與幼兒時不同,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欲望,自己作爲母親不再僅僅是在物質上或生理上滿足她就夠了,女兒有自己想做的事,作爲母親要引導她實現自己的想法。慶山在聊到孩子時語氣也相當平和與克制,鮮少流露出爲人母的喜悅。在養育女兒的問題上,也許“因爲以前在原生家庭中與父母相處的感受比較強烈,所以心裏比較敏感”。慶山說,自己時常會反省自己,大人的狀態和表達會帶給孩子什麽樣的感受。她認爲務必把孩子當作一個獨立而需要尊重和理解的個體,不管她的年齡在哪個階段。隨著她漸漸長大,父母成爲有趣而豐富的有魅力大人,成爲可以與她聊天、玩耍、欣賞萬事萬物的朋友,比單純地照顧衣食住行更重要。給予她美好的體驗,智慧的經驗,比無微不至重要。

  慶山的寫作曾影響許多人的審美,從“穿棉麻長裙,手戴骨镯,腳踩帆布鞋,一頭海藻般的長發”的新世代文藝女青年的形象,到書寫雙生花之間私語情感,可以說,安妮寶貝的書寫解放了一代人對待“青春期的欲望”,她們敢于言說自己青春期中“羞于啓齒”的那部分。《春宴》是安妮寶貝改名爲慶山後創作的首部長篇小說。

  写作对于她的重要性自不必说,除每年有一些时间会固定写作之外,其余的时间,或旅行、种花、喝茶、讀書、听音乐、健行、看电影、烹煮、清洁……做各种琐碎而细微的家常事情。

  庆山关注着读者对《春宴》的反馈。她认为自己的新小说当下可能难读难懂,但她相信经过时间后,其中的深意会被理解:“与外界有所隔膜,阅读上的障碍也在于此。但这种隔膜恰恰也是好的,经得起时间。”(陳夢溪)

【更多新聞,請下載"山東24小時"新聞客戶端或訂閱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移動/聯通/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劉春暖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