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暴制亂,法律必須露出鋒利的牙齒

2019-08-10 10:07:00來源:人民網作者:

——二議當前香港局勢

張慶波

  從遊行示威到暴力沖擊,從口誅筆伐到拳打腳踢,從欺淩普通市民到侮辱國家、民族,香港極端激進分子一次次邁入法治的禁區,突破一條條底線,用制造的件件樁樁的刑事案件爲自己打上了“暴徒”的標簽,坐實了自己就是法治之敵、和平之敵、市民之敵。

  底線曆來清晰。“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明知不可而爲之,還要大膽觸碰底線,極端激進分子的行徑只有一種解釋:他們的挑戰是故意的、挑釁是認真的,其所欲所求就是想顛覆底線、摧毀憲制秩序、推翻鉗制他們發起“顔色革命”的一切屏障。

  從6月12日在立法會前發起暴力沖擊,到7月1日闖入立法會肆意破壞,再到7月14日在沙田城市廣場群毆警察、7月21日圍攻香港中聯辦、8月5日在香港各區與市民和警察全面對抗,這些極端激進分子展現出其蓄謀已久的一面,有組織、有步驟的一面。他們在複雜的形勢下興風作浪,利用警方的克制得寸進尺,借助營造的“黑色恐怖”抑制“沈默的大多數”,企圖用謠言和騷亂把社會的各個方面都裹挾進來,幻想著把整個香港變成他們的戰車並控制她疾速、准確地向懸崖滑去。在黑衣蒙面下,被暴力和野心武裝起來的他們,就是要一條道走到黑,把香港變成他們違法作亂的“特區”、沒有原則底線的“特區”、方便他們這些魑魅魍魉橫行無忌的“特區”。

  在所谓“五大诉求”包装下,极端激进分子或以为自己代表着“民意” ,这种虚妄的认知无疑也属于意淫。其“五大诉求”,“撤回”是伪命题,“取消暴动定性”是指鹿为马,“要求特赦”是天方夜谭,“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围点打援,“全面落实双普选”是不知魏晋,忘记历史、歪曲现实,践踏法治、亵渎香港核心价值,香港社會有共识、不答应,香港市民心水清、不会上当。法治秩序、宪制秩序这些阻挡他们野心泛滥、暴力肆虐的闸门,不仅绝不能搬开,而且一定要严防死守、加固筑堤。

  底線就是底線,退無可退。觸碰了底線,必須響起警報;突破了底線,必須打回去。香港的下限不容刷新,自由的規矩無論何時都要立得住。極端激進分子曾經一時得意,不過是吸毒後的亢奮、犯科後的僥幸,是終究要現原形、被鞭撻的。這種大是大非問題,沒有模糊和狡辯可能;此般惡劣犯罪情形,沒有妥協和姑息空間。

  警方嚴正執法是第一步,法官嚴正司法是第二步。在懲治暴徒一事上,警方和法官才是真正的命運共同體。“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動搖了法治的根基,司法機關豈能獨善其身!非法“占中”案審判期間,有法官指出,所謂“違法達義”煽惑起一種歪風邪氣。讓整個社會染上焦躁、陷入撕裂,法官也開始遭受謾罵和侮辱,不是司法機關想要的局面、能接受的局面。“這邊抓、那邊放”的情況,“一波尚未平息,一波又要興起”的情況,那些削足適履、掘墓自焚的情況,不應再出現在擁有良好法治傳統的香港。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已再清楚不過。底線就擺在那裏,社會最大公約數就擺在那裏,民心民意就擺在那裏,在“沈默的大多數”都不再沈默之後,在警方不顧個人安危、傾心傾力爲家園守護之時,在法官敲下公義之錘、向違法事件亮劍的過程中,極端激進分子還會任性狂妄嗎,暴力欺淩還會有市場嗎,文明之香港、繁華之香港、未來之香港還會受此侵擾、再經磨難嗎?邪不壓正的鐵律,永遠生效、亘古不移,刻在香港曆史恥辱柱上的,只會是他們。

【更多新聞,請下載"海報新聞"客戶端或訂閱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移動/聯通/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牛樂耕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