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家政專業:"大學生保姆"偏見與正興起的産業

2019-08-13 08:33:00 来源: 澎湃新聞 作者:

  在吉林農業大學讀家政學的陳秉卓(化名),最近兩年最怕別人問起的就是:你讀什麽專業?“家政學”三個字總讓他感到尴尬。而他身邊寥寥知道的幾個朋友,第一次聽說時,也是滿臉驚訝,“畢業去做保姆嗎?”

  國內最早開設本科家政學專業的吉林農業大學,每年仍有50%的學生都來源于調劑。外界對于家政學的不了解和偏見,讓這個專業始終顯得小衆和冷門。

  但也有學生對家政學專業的前景保持樂觀,認爲在老齡化趨勢和開放二孩的背景下,家政是一個朝陽産業,國家政策的提倡也讓他們更有信心。

  今年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提出了36條具體政策扶持家政行業發展。7月5日,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負責人謝俐表示,每個省份原則上至少有一所本科高校和若幹所職業院校開設家政服務相關專業。

  相關政策的發布,在家政行業激起了千層浪。有人爲“家政學畢業出來做保姆”的誤解感到憤憤不平,有人爲目前家政行業是否成熟而隱隱擔憂。

  偏見與困惑

  家政學專業是一個長期被誤解的專業,而誤解多來源于不了解和社會上的偏見。

  2014年,何曉靈的高考成績不太理想。作爲獨生女,父母希望她能留在身邊,爲此,何曉靈填報了市內的一所高校,卻沒想到被調劑到了家政學專業。“知道後我是很懵的,因爲在此之前,我們一家人都不知道原來還有這樣的專業存在。”

  因高考分数不够而被调剂到家政专业的学生不在少数。在國內最早设立本科家政学专业的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系主任吴莹告诉澎湃新聞,专业至今面临着“招不满人”的情况,“每年仍有近一半的学生是调剂过来的”。

  同樣被調劑到甯波衛生職業技術學院家政學的侯舒宇(化名),曾一度抵觸得想逃離,但礙于轉專業實在太麻煩,“那段時間是我大學裏最難熬的日子。”

  在学生中,有人在学习后找到了兴趣点和发展目标,有人却始终无法融入其中,何晓灵则是后者。她告诉澎湃新聞,排斥原因与专业名称有一定关系。

  “考上大學之後,身邊人都會比較關心學校和專業,感覺每次和大家說家政專業都會引來詫異,網上也會說‘大學生保姆’之類的。”親戚和何曉靈說:“家政專業好,現在保姆和月嫂都多少錢一個月了?比研究生都賺得多。”看似鼓勵的話,在何曉靈看來都是誤解,“說到底,很多人對家政的了解還停留在很基礎的階段。”

  也有朋友委婉表達疑惑:“做家政還需要讀大學嗎?你們都學什麽?”這些問題常常讓何曉靈覺得尴尬。

  但在日常學習中,何曉靈又承認這個專業“確實實用”。課程安排上,小到烹饪、插花、茶藝,大到理財、人力資源、管理,他們需要學習的內容非常廣泛且豐富。四年學習下來,班裏包括何曉靈在內的不少獨生子女,都成爲了生活上的一把好手。但“實用”並不是大學生的追求,在男生眼裏,這些課程反而多少偏向于“娘炮”。

  何曉靈所在的班級裏,僅有3名男生,“女多男少”也是家政學班級的普遍現象。吉林農業大學家政學大三學生陳秉卓,在學習三年後,依然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迷茫。

  在他的大學課程裏,包含了服飾設計與制作、服飾美學、家庭營養烹饪學、老年人心理學、教育心理學、茶藝與插花、社交禮儀等等。但陳秉卓坦言,他感興趣的課程極少,“大男人學家務、做飯、藝術,總覺得很違和。”盡管學校的烹饪課程教得很詳盡,但陳秉卓至今連一個菜都不會炒,“可能心裏比較排斥”。

  剛入學時,每每談到就業,陳秉卓就覺得有些焦急,一個男生學習了家政學,讓他看不到出路。家人也一直在幫陳秉卓想著“出路”,比如開設家政培訓機構,但作爲沒有實際工作過的大學生,陳秉卓覺得自己的培訓能力甚至比不上有經驗的家政從業人員;而進入大型家政公司做管理,陳秉卓又自覺比不過人力資源或工商管理專業的學生。

  事實上,早在前幾年,針對家政學開設課程廣泛這一問題,有人提出了“雜而不精”、“萬金油”等說法。“好像什麽都學了,但又什麽都沒有學精”,是部分家政學學生的困惑,也是陳秉卓的困惑。

  不過,三年學習下來,陳秉卓也認識到,家政學並不僅僅等同于“做保姆”。“它是一個大學科,大多數師兄師姐畢業後都是從事家政培訓、管理,或者進入教育機構、養老機構做管理。”

  朝陽産業

  也有樂觀的學生。

  湖南女子学院家政学学生华贝欢(化名)在谈及当初为何主动报考家政专业时,想起朋友对她说的一番话,“从事养老方面工作的朋友告诉我,家政是一个朝陽産業,竞争小需求大,未来大有可为。”

  如今一年的學習下來,華貝歡深有感觸,“現在中國老齡化嚴重,又開放了二孩,很多父母都缺乏照顧家庭的時間,這就需要更多專業的家政人員。”

  據中國網報道,2018年我國家政服務業的經營規模達到5762億元,同比增長27.9%,從業人員總量達到3000萬人。2019年6月26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提出了36條具體政策扶持家政行業發展。市場需求和國家政策傾斜,讓華貝歡在內的家政學專業的學生都更有底氣。

  華貝歡所就讀班級爲訂單班,班級和對口企業簽訂了協議,學習期間可以前往合作企業實習,畢業後可以直接進入合作企業就業。但同時,訂單班也需要滿足企業的部分技能需求。“我們前兩屆是和太平養老簽的協議,在學習的時候就要側重于養老方面。”

  大一階段,華貝歡的課程主要以理論爲主,“有家政學概論、個人家庭理財、家庭食品與衛生學等”。大二階段則開始以實踐爲主,上插畫、茶藝、針灸、家居設計等課程。課程多、課時長,成爲家政專業的主要特點,他們常常打趣:“花了3800塊學費上了38000塊的課。”而實習則是貫穿了整個大學四年。

  畢業于吉林農業大學家政學的安一君(化名),也是從大一下學期開始實習,每學年的實習內容都與課程相結合。“大一是營養學實習,就在一家養老機構進行營養宣教,向老年人講一些常見老年疾病的飲食方法,以及如何在飲食上對老年疾病進行防治和護理。大二學習了家庭社會學,就進入社區實習,大三就根據自己的發展選擇實習,我們對養老領域感興趣的,就在養老院實習,吃住都和老人們在一起,爲他們服務。大四就是去家政公司、家政培訓學校等。”

  大三在養老院的實習過程中,安一君還幫助一名90多歲的退伍空軍老人,整理了一份回憶錄,這讓安一君再一次感受到了這個專業的魅力。“我覺得家政學這個門學科是一門生活哲學,也是一門實用科學,它與每一個家庭都息息相關,未來會更加重要。”

  华贝欢和安一君一样,对这个专业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在问及身边同学有没有后悔入读家政学时,华贝欢回答得很爽快:“没有人后悔。”她告诉澎湃新聞,在最初开学的时候,或许有同学接受不了,有转专业的想法,但一年下来,家政订单班还是完完整整的。

  說服自己的內心是第一步,但和何曉靈、陳秉卓一樣,他們也要面對來自外界的質疑。

  “學了一堆沒用的”、“家政就是做保姆”、“畢業就變成無業遊民”……不看好家政學的聲音像潮水一般湧來,他們之中有人倍感委屈,華貝歡就常常和同學在網上宣傳家政學的含義,說到氣憤之處也會拌幾句嘴。也有人選擇默默擔下來,安一君說:“我們很難和每一個人去解釋什麽是家政學,畢竟每個人認知水平不同,而且很多專業至今都處在被誤解當中,不能因爲誤解而放棄一個專業。”

  高就業率與高流失率

  和陳秉卓等人感受到的焦慮不同,在政策和行業的大背景下,多名接受采訪的學生反映讀家政專業“不愁找工作”。

  湖南女子學院教育與法學系主任邵漢清介紹稱,2017、2018屆家政專業畢業生的就業率都爲100%,在家政企業從事管理或家政培訓機構從事教育培訓的占比65%。還有少部分學生畢業後進入開設家政服務專業的高職院校從事教學工作。據學院統計,就業半年內月薪過萬的畢業生占比12%。

  而在國內最早開設家政專業的吉林農業大學,每年畢業生專業對口就業率達85%,10%的畢業生選擇考研,其余學生從事其他行業。在吉林農業大學家政學專業負責人吳瑩看來,家政學培養的是一部分對家庭生活有科學認識的、能掌握專業知識從而進行科學管理的家政學人才。“即使是保姆,也是具有科學認識的家庭管理人才。”

  但在高就業率的背景下,高流失率也是無法避開的問題。“剛開始畢業的很多同學都去了家政公司,做培訓、市場或運營,但一年過去了,沒剩幾個了。”畢業于吉林農業大學的徐曉星,已經工作了一年,對這個行業了解越多,他看到的缺陷也越多。

  “家政行业确实是一个朝陽産業,但我们国家家政行业起步晚,行业规范缺失,至今没有统一的职业资格认定标准。”徐晓星说,目前國內的开设家政公司的门槛较低,从业人员的素质也良莠不齐,愿意认真接受培训的人太少,“长期和这些人接触,慢慢就会失去对家政的热情,也磨灭了等待家政行业成长的耐心。”

  此外,收入也是让毕业生们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徐晓星坦言,尽管毕业后从事的是家政培训,但实际上,“一个培训师的薪资比不上被培训的月嫂。”何晓灵也告诉澎湃新聞,目前家政公司还处于底层行业,在薪资上往往不如预期。

  陳秉卓認爲,或許再過幾年,隨著社會經濟水平的發展,對家政服務的需求更多,家政企業也更加規範後,整個行業會更加適合家政專業的學生。在目前環境下,部分學生選擇了繼續讀研深造。

  去年畢業的安一君,正在認真的籌備日語N1考試,以期取得優秀的語言成績,前往日本繼續學習家政專業。在她看來,家政專業的學生畢業後應該從事的不是最底層的家政工作,而是爲中國家政教育的基礎建設服務。

  “現在中小學一直強調素質教育、全面發展,但主要還是音樂體美方面,一直缺乏家庭生活課程。從小學起日本就會開設家政課,一直貫穿在基礎教育之中,是一個非常成熟的體系。”安一君計劃前往日本學習家政學裏的分支——養老,這也是不少家政專業學生畢業後選擇的方向。

  據新華社報道,人口老齡化是貫穿我國21世紀的基本國情。全國老齡辦預計,到2050年前後,我國老年人口數將達到峰值4.87億,占總人口的34.9%。養老市場需求體量的日益增長,讓安一君更堅定了深入學習家政學的決心。

初審編輯:魏鵬

責任編輯:解西偉

推薦閱讀

【更多新聞,请下载"海報新聞"客户端或订阅山東手机报】

【山東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相关新聞
  • 4567.jpg

    满头泡沫!濟南惊现雨中洗头哥 知情人:他喝多了 拉不住

  • 剪纸11.jpg

    令人驚豔的紙上藝術:一把剪子剪出一個世界

  • zhapian.jpg

    警惕!“摳腳大漢”冒充網紅讓你充錢,警方端掉一個225人的詐騙團夥

  • VCG111229932379.jpg

    濟南:“利奇马”呼风唤雨 趵突泉摆脱橙色预警线

  • VCG111229428863.jpg

    山東濟甯:卡通稻草人亮相百亩花海 演绎童话世界萌态十足

  • VCG111229385194_副本.jpg

    濟南汉代画像石墓葬中发掘出大量精美画像石

  • VCG111229306705.jpg

    山東威海:农村以“火烧”带火鄉村旅遊 振兴农宿结合新产业

  • 1122_副本.jpg

    青島:受台风影响栈桥持续封闭 游人隔岸观大浪

  • VCG111229092910_副本.jpg

    青島:仲夏蔚蓝大海成人海 浪花朵朵欢声笑语不断

新聞

房産 · 家居

財經 · 酒水

論壇 · 互動

分站  策劃